我们国家更应该强调把细节做到位,我们一概而论说哪个民族就是优秀的

  [主持人]您是29岁下海经商的,您不觉得下海也是一种选择吗?您当时29岁,您当时有把握自己这种投资是正确的吗?

  [汪中求]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,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的下层的员工也好或者说一个管理者也好,你很难断定战略是对的还是错的,很多东西在实施过程中无法确定它是对是错。从社会学意义来讲,很多东西的结论不是惟一的,它本无所谓对或错,只是有合适不合适,是不是更合适。就像某一个企业说的,只有更好,没有最好。战略一开始也是这样的,如果一开始就提出来我是个雄才大略的人,我就开始对这个战略提出疑问,如果大家都去这么想问题,那再好的战略也会垮掉的。

  [汪中求]现在在西方非常强调执行力,所谓执行力就是在好的方针政策基础上如何做到位。我们国家更应该强调把细节做到位,细节做到位,执行力就不存在问题。这个概念或者说这种理念对我们每一个人、每一个机构、每一个团队,甚至整个民族都是有必要谈一谈的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应该说跟每个人都有关。

  [汪中求]最大的浪费是选择的浪费,并不能因为这句话,人生就不能作出选择。对我来说,我在1992年之前做过一些行业,最早我是做老师的,因为在教育系统里面做得比较出色,后来就被一个领导选拔出来给他当秘书,一下子就步入了机关管理阶层,比较通俗的说法,地位也就有了,这个时候是一个变化。那个时候的变化不是我的选择,那个时候的管理是比较死板的,就是安排你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  [汪中求]当然曾经确实出现过战略的错误,但是绝大多数的战略错误原因还是细节没有做好,前面的调研、分析、解剖不到位。换句话说,从责任分析来说,真正战略错了也是上层负责,也不是你负责,我们应该把每个人该负的责任负起来,这个民族的力量就会非常强大。任何一个团队,任何一个民族的前进都要交很多学费的,不可能消灭为零。战略问题应该说不是每个人都反复思考的问题,应该考虑把这个岗位的事情做好了,如果站在自己的岗位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,我想就可以了。

  [主持人]有些网友不太同意你的看法。

  [汪中求]1992年我的一个选择是因为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触动,当时领导培养我的方向是做宣传工作,以后可能到机关的宣传部做副部长或者部长。我不是说做宣传工作不好,听完南巡讲话以后,我觉得我应该调整一下。市场经济既然已来临,我就应该知道市场经济是怎么回事,这个时候对我来说就是一次选择。我们如果做了一个基本的选择以后,就不要反复地去淘汰,反复地去变。因为人生真正能做事的时间是不长的,30岁以前可能是在学习、调整、尝试的阶段,到了50岁以后,可能身体的原因、思维的原因、体力、精力的原因,又跟不上了。

  [主持人]你在这本书当中举了很多德国、日本的案例,我们知道德国人和日本人都是以精细、严谨甚至刻板闻名。那我们的企业员工如何去学习他们?从哪儿开始?

  [爱NIMEN!]我认为不是细节决定命运,对于企业而言是战略决定命运。

  [主持人]昨天汪先生在西单图书大厦进行了新书签售仪式,反响非常好,当时在场的读者纷纷向您提问。您觉得读者当中有三十个问题都是差不多的,怎么会在年轻人当中产生相近的问题呢?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?

  [汪中求]任何民族都有它自己的优势,我们一概而论说哪个民族就是优秀的,哪个民族就是劣等的,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,我们应该是以更博爱的心态来看待整个人类。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优点,中华民族有自己的传统文化,有我们的优势地方,但是我们的文化在某些阶段看来不一定是有意义或者是有利的东西。西方国家,特别是德国、日本这样的民族,他们有一些我们所不欢迎或者不支持的概念,但是他们确实也有一些东西是我们很难做到而又必须学会的东西,比如严谨的态度。

  [老怪wgm]成功细中取,宝贵险中求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